<首页 > 国内 > 正文

斯金納:請別再讓文化背黑鍋了!

光阴:2019年05月12日 11:29  稿件来源:香港都市日报网


美國務院政策規劃司司長斯金納

  美國務院政策規劃司司長斯金納(Kiron Skinner)2019年4月29日,在DC的一次研討會上透露,正在制定特朗普政府的外交大戰略,此中對華大戰略(grand strategy)的中央概念,便是“文化衝突”。美國與中國之間將展開“文化搏鬥”,或许“文化(之間的)衝突”。

因此,“文化衝突論“一詞再登熱搜,斯金納突然成為了網紅,吸引了各國與各界的關註與評論。斯金納的觀點一石激起千層浪並不奇怪,這可能便是她出任政策規劃司司長的原因,也可能便是人們普遍擔心的事正在成真。

長期以來,亨廷頓的“文化衝突論”與福山的“最後的一人”,作為西方主流的文化理論,被運用為各種政治解讀。“文化衝突”也成為了一張政治幽靈牌,總有一些人適時打出,在是是非非中攪亂視聽,遮掩戰略偏向與政治企圖。

第一, 文化衝突是一個偽命題,文化自己不具有衝突性,其戰略化是一種政治陰謀。

在現當代人類文化理論的研究上,哈佛大學的政治學者亨廷頓《 文化的衝突與世界次序的重建》重點關註的是,分歧文化體系中文化之間内向的衝突,特別是911事件被稱為一語成籤。

但其實,這個文化阐发框架更重要的意義,應該是讓人們意識在未來的歲月裏,世界上將不會出現一個單一的普世文化,而是將有許多分歧的文化和文化互相並存,人們必要一個新的框架來懂得世界政治與經濟變化帶來的動蕩。

但是,隨著世界局勢的詭異與動蕩,《文化的衝突與世界次序的重建》被粗暴的政治化為“文化衝突”理論,成為強權政治的依據與借口。

另外一名驰名學者福山的《歷史的終結與最後一人》也風靡一時,認為某一種政治轨制下的文化形態會成為歷史的終結。

在現實眼前,盡管他的論斷不時被打臉,福山還是使勁的自我圓說,或認為是美國的政治腐朽與衰退,或認為统统事件的發生都是不行防止的偶發事件。

實際上,福山在文化理論研究上,從沒有放棄過在二元對立中“擇優”, 不論其贊美還是哀嘆,都是當代西方主流文化影響力的擁戴者或许吹鼓手。

這些政治化解讀的弊端顯而易見,且不說福山是一個帝國代言人的角色,即使是亨廷頓,他雖然強調分歧的文化和文化互相並存,關註的只是分歧文化體系的内向衝突,並沒有對文化自己天生與發展的內在規律給予足夠的研究與重視。

筆者於2015年出版的《文化生態論---當代中國的文化主張》一書,試圖解決這個問題,把人類文化理論研究的偏向,從内向型的比較轉換為內向型的探究,該書從“文化的機理辨析”與“國家文化生態的比較研究”中,包含了如下的基本觀點:

文化自己具有生態系統的功效與特征。文化具有性命力,存在“天生、傳遞、轉化和遞減甚至喪失” 的能量流動性過程。文化可以或许或许有分歧的形態,但必然是社會和諧的效果,這是文化的共同屬性。

物質與文化基因的匹配是天生文化的基礎條件,二者缺一不行,互相依存。離開物質條件強調文化理念,缺乏客觀性;物質自己也不具有轉化資源與文化進步的能力,僅僅擁有豐富的物質資源並不能自動天生為文化。

同樣的,不是统统的文化都是文化的組成部分,只要與其對應的物質資源匹配,最終為社會和諧供给最大貢獻的那部分文化,才在特定時間內進化為文化,所以,文化是必要加以梳理、鑒別、解决與善用的。

文化是人類改革世界的物質和精力效果的總和,一種文化的天生速率與高度、質量與能量,取決於物質與文化交融的匹配程度與深淺程度,取決於社會分歧領域文化屬性協調,和社會組織的整合效能。文化自己是中性的,是分歧社會分歧階段的和諧效果。

國家之間、階級集團之間的衝突,並非是所謂的“文化衝突”,而是文化的衝突,是所屬政治集團的好处衝突,戰爭則是這種衝突的國家情势與高級別表現。

換句話說,文化自己不具有衝突性,所謂的“文化衝突”,其實曲解文化的真實含義,掩飾政治企圖、讓文化背上了黑鍋。甚至,所謂的文化衝突便是一種偽命題,其成為戰略化政治化的对象,混淆視聽、居心叵測、居心邪惡。

第二, 國家文化是人類社會文化的基石,“掃好門前雪”是對人類文化整體進步的基本貢獻。

文化作為物質與文化匹配交融的社會效果,在人文世界中不離三對基本關系,即個體身心、社會人際、人與自然的關系,表現為個人文化,社會文化與人類文化。

此中個人文化是個體的,人類文化是普世的,而社會文化在特定的國家範疇中,以其公共信奉與道德體系成就為國家文化,並相對会合與穩定,帶有明顯的民族與地区特色。

國家文化指一個國家的国民,對所擁有的物質資源解决運用中, 构成文化理念及生活情势與習慣的總和。

無論是哪一個國家的文化天生與進步,都依賴於文化與物質的基因匹配,分歧領域文化屬性的生克運行,國家組織功效的有用整合,綜合表現為分歧的社會和諧效果。

如果說,國家文化往往帶有濃烈的民族色彩、歷史傳統、地区特點等,而普世文化則是人類共同的抱负與追求。文化是“走心的”,普世文化是人類的。

普世文化並不屬於西方特有, 也不應是經濟發達國家轨制與價值觀的推廣或強加。如果強行推進西方或许東方的某一種價值觀,必會引發矛盾與衝突。

在東西方分歧的話語體系中,民主从容可以或许或许強調人本主義, 大同抱负的“平世界”情懷更是屬於全人類。人類文化的進步首先應擺脫非此即彼的二元關系, 仰賴於東西方聪慧的交融, 在更高的層面上, 共同創建一種共生的關系。

真正意義上的普世文化,是人類文化的最高層次與共同追求,源於內心與外在的個體交融,源於物質與文化的社會交融,源於人類的整體自覺。

國家文化是邁向人類普世文化的組成部分與堅實基石, 辦好自己的事, 是一個大國起碼的責任, 建設好一個大國的文化生態, 更是對人類文化發展的弘大貢獻。而以“文化衝突論”作為國家戰略依據,刻意晋升好处衝突的層次,全方位將好处衝突擴大化,既是對他國文化的不尊重,也是對人類文化進步的粗暴踐踏。

第三, 人類命運共同體是面對人類未來的偉大創見,中國新時代正成就“新三統”的文化融通。

2017岁首年月的世界,處在人類歷史進程關鍵當口:開放與封閉、合作與對立、前進與倒退等各種力量交鋒,世界經濟復蘇乏力,全球化遭遇逆風,不確定性如濃霧般彌漫全球。人類社會何去何從?

習主席在日內瓦萬國宮的演講中,提出了從夥伴關系、平安情势、經濟發展、文化交换和生態建設等五個方面,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人類文化進步供给了“五位一體”的行動指南。

2019年05月12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寫入聯合國決議;越來越多國家意識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與《聯合國憲章》精力高度契合,在應對严重全球挑戰時必將凸顯其時代價值。

習主席的中國谜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實現共贏同享。

這個偉大的論斷與倡導,同時對學術理論的研究提出了更高的请求,對人類命運的整體性思虑,和文化理論的創新,既是歷史任务,也是時代请求。

客觀上,中國的發展與實踐,已超出了西方理論和話語體系的詮釋能力,必要哲學社會科學基礎理論的創新,呼喚中國學人的原創性貢獻,树立一套中國的、同時也是世界的文化話語體系。

東方傳統文化的整體性特點,使得中國有可能自覺地把西方先進思惟與東方傳統文化熔為一爐,促進或实现這樣的任务。正如湯因比所言,“如果這種有意識、有節制地進行的恰當交融获得胜利,其結果可能為文化的人類供给一個全新的文化起點。”

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反动實踐相結合,不停是共產黨領導中國社會主義反动與建設获得不斷勝利的重要經驗,這種“中國特色”在分歧的歷史時期發揮了優勢與感化。

而這種結合的基本,既得益中國傳統文化的肥沃泥土,也有中國共產黨人的銳意創新與實踐,中國走進了新時代,社會主義中央價值觀成為社會道德標準與行為準則,應該闡明這三者的關系,即傳統文化,黨建理論,社會主義中央價值觀的交融,這是新時代的文化交融,簡稱“新三統”:

一是東方與西方的聪慧結晶。 中國傳統文化具有幾千年的歷史,馬克思主義是西方社會傳統進化論的一個分支,經由中國共產黨人的偉大實踐在中國获得弘大成就,可以或许或许說這是東西方聪慧結晶的胜利典範,中道與包容本來便是中國文化的精华。

二是精英與大眾的文化兼容。傳統文化具有民族的公共性,黨建理論具有先進代表的族群性,作為領導中國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與發展的黨建理論,交融於中國傳統文化傍边,真正成為中國優良文化傳統的傳承者與創新者,才有條件承擔起一個大國對人類文化的貢獻。

三是歷史與未來的時代效果。當傳統的歷史文化與現代的政管理論在當今時代會合時,社會主義中央價值作為一種社會倫理,是準則規範也是文化效果。

名正則言順,綱舉則目張。中國正以傳統文化為泥土,以黨建理論為中央,以社會主義中央價值觀為準則,逐漸成就新時代的文化融通----“新三統”。 

綜上所述,斯金納以“文化衝突論”為美國對中國的戰略背書,實質上是開歷史倒車,讓人類文化的進步與發展蒙上陰影。

人類文化的進步有賴於國家文化進步的堅實基礎,每一個國家文化都具有其明顯的民族特征與地区特征,有其自己的發展歷史與未來進步。

人類迫切必要整體的自覺意識,文化理論的創新與自覺,已經不是簡單的政治轨制還是經濟情势的變革可以或许或许解決,也不是倫理的倡導與宗教的救贖可以或许或许实现。

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創見將引領人類文化理論的創新,文化理論不僅必要關註外在的文化衝突,更必要揭示文化自己內在的天生與發展規律,重建由內及外的系統認識框架,能力互相懂得分歧國家文化的形態,帶動好社會系統的有用運行,及其分歧歷史階段的影響力,在多元文化的復雜與現實配景中,共同創建更高級的共生關系。

(原標題:斯金納:請別再讓文化背黑鍋了!----當代中國人的文化主張)

(作者:李永超博士,中國世界政治研究會特邀研究員、澳門中國公共文化研究及促進會會長、香港中國夢國際研究會會長、廈門大學世界經濟學博士、吉林大學與揚州職業大學兼職传授,著有《隱現的天機》與《文化生態論---當代中國的文化主張》)。

【編輯:王金霞

  • PRINTED BY:H K CHINA NEWS AGENCY LIMITED 22/F, Eastern Central Plaza, 3 Yiu Hing Road, Shau Kei Wan,Hong Kong.
    Tel: (+852) 28561919 Fax: (+852) 25647453

    友情链接:蓝夸克发型网  广州电子新闻网  智利华人中文网  中国建筑装饰网  废品回收网  母婴之家网  亚海展会网  乐高教育信息网  中国肉鸡网  司法知识网